逆先ムガミ

✧*。
头像By WD

Love Live!阿松!(16)

十六、座无虚席
轻松在F6社团活动时,将小松妈妈给他的点心带到了空教室,几个人一起打开了盒子,最先看到的却不是点心,是一本日记本。
“要看看吗?”轻松问大家。
空松沉默了一会儿,对着轻松点了点头。

X月1日
没想到来学校第一天就能找到一起当偶像的人啊——哥哥我还真是好运呢~

X月7日
居然会有人来主动跟我们一起当偶像。
虽然只是一个老腹黑和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一年生,嘛,在我的带领下他们肯定能成为很好的偶像的啦!

X月X日
F6第一次演出成功举行了!学生会长还真是个死傲娇啊!明明就很喜欢我们表演的样子嘛~

O月O日
学生会长和痛松学长居然会加入我们的偶像组合啊~所以果然一松酱是个死傲娇吧!
……
O月X日
F6的新歌完成了,哥哥我一定会带领大家一起做出最完美的演出的。

O月C日
演出失败了……
是我的错啊……
大家一定对我们很失望吧。
果然我还是放弃当偶像吧,不能给那群笨蛋拖后腿了啊。
可是放弃什么的……
哥哥我可做不到啊。

日记到这里结束了,轻松合上日记本,带着它直接跑出了社团教室。
"轻松要去哪里啊?跑的好快哦!"十四松问。
"应该是小松家吧。"一直沉默着的一松突然发言,"话说死傲娇是什么,看到这种形容突然很想杀了那家伙。"
"哼哼,应该是对一松你的爱称吧!真是充满队友间的love啊!"
"闭嘴吧痛松!"椴松用一块点心堵住了空松的嘴。
"话说我们不跟着去小松家吗?"一松说着已经开始穿鞋了。
"等等,你们来看轻松发来的消息!"椴松挥着手中的手机。
"看了他很有让小松come back的自信呢~"空松推了推墨镜,"那么大家开始准备吧!"
"好的!hasuruhasuru!masurumasuru!"
——————————
轻松一路跑着到了小松家里,简单的跟小松妈妈问了声好就跑上楼,准备打开小松房间的房门时却听到了熟悉的音乐。
『I say——hey,hey,hey NEET DASH!』
轻松把房门推开一条缝,小松在里面随着音乐练习着F6第一次演出的舞蹈《NEET:DASH》。
一曲完毕,小松暂停了音乐。
"那时候我们还只有四个人呢。"
"轻酱?你怎么在这。"小松被突然走进房间的轻松吓到,抬眼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又瞬间低下了头。
"你不想放弃的,对吧?"
"说什么呢……哥哥我已经对当偶像完全没兴趣了。"
"那你刚刚为什么在练习我们第一次演出的舞蹈呢。"
"……"
"你的日记里也写了,放弃,你做不到,对吧?"
"你怎么会看我的日记。"
"是你的母亲拿给我的,不止是我,大家都看过了。"
"那又能怎么样,即使我想继续,大家也不会想看到我这样搞砸演出的人的Live。"小松依旧低着头。
"你可是F6的leader啊小松!!"轻松突然提高了声音,"大家都在等着你回去,跟我回学校看一眼,行吗。"
"轻酱……"
"快走吧。"轻松拽起小松的手就带着他往门外跑,两个人又是小跑着来到了学校。
"啊!!是轻松和小松!"十四松兴奋的指着远处跑来的两人。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轻松问。
"嗯嗯!一松和空松把一切都搞定好了在礼堂等我们呢!"十四松指了指朝礼堂走去的学生们,"大家都在等着我们哦!"
小松有些懵的被十四松和轻松一前一后的带去大礼堂的后台,椴松看到赶来的三人第一个松了一口气,一下子坐在了后台的椅子上。
"现在可不是sit down的时候啊椴松!来吧各位!听听大家对我们热情的尖叫!"
空松把小门拉开一点,期待着F6上场的欢呼声传来,小松眼底突然闪过了一丝光芒。
"这是……要表演?"
"是啊,看不出来吗?"一松质疑着小松的智商。
"可你们还都穿着校服啊。"
"这就是我们的演出服啦~totti我穿什么都很可爱,校服演出什么的也是完全没问题!~"
"好了leader!准备上台吧!"空松远程操控嫌味打开音响,豆丁太和达优拉开了幕布。
"F6!!!!!!!!"欢呼声随着大家的出场响起,《NEET:DASH》的音乐也播放了起来。
——————
演出这一次完美的举行了,所有来看Live的学生都为F6激情地打着call,小松在这欢呼声中抱住了轻松。
"干什么啊笨蛋小松!大家都看着呢!"轻松挣扎着,小松却只是把他抱得更紧。
"谢谢轻酱啦。"
"有什么好谢的……我也是为了整个F6……"轻松红着脸把头扭向一边。
"轻酱真可爱~"
小松放开了轻松,看着台下满满的观众,走上前:"这次,我们让这里座无虚席了!"
——————TBC——————

Love Live!阿松!(15)

十五、WAIVE
“小松,你的朋友来看望你了哦。”小松听到了妈妈的喊声后,却把头蒙在了被子里。
“阿姨好……!不用招待我了!”轻松的声音传来,小松依旧没什么反应,极力作出一副自己睡着了的样子。
门被打开,轻松似乎把什么东西放在了地上,又悉悉索索的传来翻塑料袋的声音。
“到底放哪里去了啊……诶,找到了!”
“小松啊你醒着吧?”
“……”小松没有做声,只是把手伸出来比了个ok的手势。
“你看啊,是大家对我们的演出的评价表!嫌味特地要大家写的哦……我来念。”
大家知道小松可能会承受不住因为自己而让演出失败的压力,特地叫大家写了一些鼓励的话,助攻三巨头再都做成了信的样子,让轻松带来鼓励小松。
本来是想F6全员集合的,但轻松担心另外四个不靠谱的人出什么岔子,选择了自己上来。
“演唱会很棒,贼喜欢这个填词了!qwq”
“曲子很棒x表演也很棒。”
“喜欢oso那句『为何』,超棒的!!”
轻松尴尬的棒读着一段段“粉丝”评价,小松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果然F6超棒的啊……”
在轻松不知道读了几句好评后,小松打断了他。
“……我们表演很失败吧。”
“诶?”
“根本就不值得表扬啊……因为我所以演出失败了不是吗……”
“不……”
“你回去吧。”
“我不会再当偶像了。”

“什么?!!”门外四个人突然闯入。
“小松不当偶像了?”
“give up 爱抖露?”
“小松没有精力了嘛,十四松可以帮你hasuruhasuru哦!~”
“不当了吗……?”
“……真的要放弃吗?”轻松打破大家吵吵嚷嚷的气氛。

“嗯,放弃了。”小松背对着大家,让大家看不见他的表情。
“松野小松!!当初要组建F6的是谁啊!”一松作势要跟小松打一架的样子。
“一松,冷静点。”空松伸手拉住了一松。

“你们先回去吧。”小松低着头,“F6没有我也可以吧?想继续你们自己继续吧。”
轻松沉着脸走上前,强行让小松正对着大家,抬手想给他一巴掌的一瞬间,却又放下了手。
轻松站在原地说不出话,其他四个人默默出了房间。
“…”
“松野轻松。我已经退出F6了……以后我们也没什么别的关系了,请你离开吧。”
“喂小松!!”
“要组建F6的不是你吗?邀请我当偶像的不也是你吗?!这又算什么啊……”轻松喊着。
小松无动于衷,轻松走了出去,并用力关上了房门。
————————
“你们吵架了吗?”小松的妈妈问轻松。
轻松刚想否认,小松妈妈又继续说:“小松这孩子可是很顽固的哦……请不要太在意他说的话,我想他很快就会振作起来的。”
“路上小心。”小松的妈妈把一盒点心塞到轻松手里,“回家后再拿出来吃掉吧。”
“谢谢……再见。”
————TBC————

Love Live!阿松!(14)

十四、HEAVY RAIN
“明天在礼堂有F6的演出,请一定要来!”
“要多多支持F6哟。”
校门口,助攻三巨头嫌味,豆丁太和达优在发着F6演出的传单。

F6六个人在空教室为第二天的演出做最后的练习,经过一个暑假的磨合与练习,Snow Halation终于要登上舞台了。
“最后再来一遍,然后就各自回家休息吧。”轻松统领大家练习。
“轻酱~我快不行了……已经很完美了……不用再练了吧。”小松用毛巾不停地擦着脸上的汗。
“不行。”轻松坚定的回绝了。
小松只得从地上爬起来,把已经不能再熟了的歌曲再练了一边。

正当他们准备走时,下起了大雨。
“这是Rain……那我们先走了,明天见布拉砸们。”一松和空松各自拿起随身携带雨伞,背上包,走出了空教室。

“我跟十四松也走了,小松和轻松就在这好好相处吧~”椴松和十四松在一把伞下走出了教室。
“喂等等那是我的伞啊!!”轻松的吼叫并没有什么卵用。

“真是没办法啊~那轻酱就跟哥哥我一起走吧。”小松揽住轻松的肩膀顺便拿起自己的雨伞。
经过一番询问小松和轻松家的方向相反。
“我冒雨回家就好了。”
“那怎么行啊轻酱,我送你就好了。”

“好晚了啊——”小松看了看表,“我得赶回去帮家里做事了,轻酱你就自己好好撑着伞吧~”
小松把伞塞到轻松手里,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轻松意识到小松冒雨回家的时候,小松早就跑远了。
“算了……反正那种笨蛋也不会生病的吧。”轻松嘟囔了一句,也朝家走去。
——————
小松起床时,除了头晕几乎什么也感受不到,下床换衣服这些简单的动作昏昏沉沉的做了好久才成功,整个人带着一种无力感朝学校走去。
“啊不行……今天可是LIVE啊……”小松摸着发烫的额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电话响起,接听后传来了椴松的声音。
“小松学长那么晚还没来真是不靠谱啊!~LIVE半小时后就要开始了哦。”
“抱歉抱歉……我会马上赶到的……”
“呃……小松你没事吧?”手机那头又传来轻松的声音,“不用勉强自己的……我们五个人也可以……”
“没事,我可以来。”小松说完后挂断了电话,加速朝学校跑去。
——————
“小松来了哦。”趴在窗台上的空松看到了小松飞奔的身影。
“抱歉来晚了。”小松冲进空教室,之后就开始换衣服。
“没问题吗?”角落里的一松问。
“完全没问题。”小松比了个“赞”的手势。
——————
小松:1
空松:2
轻松:3
一松:4
十四松:5
椴松:6
全员:F……6!!!

F6六人走出幕布,台下观众虽然还是不多,但比起第一次演出,已经多了不少,音乐响起,台下的欢呼声也响起。
《Snow Halation》
『小松:现在的心情真是不可思议』
『轻松:好像从天空飘落融入雪花里』
『小松&轻松:随着洁白的精灵和你的气息  心中悸动展示在此时』
『空松:从那天起』
『一松:我们的初次相遇』
『十四松:无法停止那歌声』
『椴松:内心深处的旋律』
『合:只想为你唱无法停止』
『小松:为.何』
『合:当这悲伤心情渐渐出现
不能放下取名叫做“snow halation”
飘散雪花代表我的思念
不想等待
尽管只是纯情的喜欢
明明想要传达
却总摇头说不行的啊
鼓起勇气向你奔跑吧
就从此刻Start』

一段唱完,小松有些站不稳,倒在了地上。
“小松!!”轻松喊了出来。
空松示意豆丁太关掉音乐之后也赶过去查看情况。
一松远远看着,表面不起一丝波澜但是手指却颤抖着,有些不知所措。
椴松早就发出了少女一般的惊呼,跟着轻松一起喊着小松的名字。
十四松日常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慌乱之余好像想起了什么,叫上椴松一起把小松扛去了医务室。
过程中小松睁不开眼睛,只能听见台上和台下的惊呼声,还有……观众们失望的声音。

不行啊……
Live还在继续……
身为队长我怎么倒下了呢……
——————TBC——————
我要开始虐了。
啊啊啊为什么我要给色松想那么盛大还要写好久才能写到的告白,他们都没机会秀恩爱(ノ_・。)

Love Live(13)

十三、队长竞选
新曲《Snow Halation》完成,F6六人也决定八月就结束合宿,之后就在学校里找场地练习,并且用这首歌作为学校展示会的表演曲目。
小松回到别墅后,第一件事就是强势向空松和一松公开了他和轻松的恋情,并且几乎一整天都在说“哥哥我跟轻酱在一起了哦~”这句话。
晚饭前,小松又故作神秘的靠近了看似无所事事的一松。
“呐呐,ichi ma酱,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一松正拿逗猫棒跟猫玩着,并不想理会小松。
“我,松野小松,跟轻酱在一起一天零七个小时了哦!”
“哦。”一松头都没抬的继续逗猫。
“ichi ma酱好冷漠啊~~这可是哥哥我的恋情哦~身为F6的队长,居然带头搞基,啊~卡真是罪恶啊!”
“……你什么时候变成队长了啊。”
——————
“诶,小松当队长吗,感觉好不靠谱啊。”椴松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心不在焉的吐槽。
“嗯……小松……似乎是不那么fit。”空松表示赞同。
“诶?!!!都觉得我不行的吗QAQ”
“我觉得是谁都一样啦。”十四松并不在意。
“我觉得不行。”一松极力否决。
“你们要怎么样啊,都这么不支持哥哥我当队长,那你们来啊!”小松突然想到了什么,“那干脆就来一场队长争夺之战吧!”
——————
F6,队长竞选。
Start!
“哼哼……你们根本没有塑造过自己的character吧。”空松戴上墨镜。
“看好了哦。”
“karakaraka~向你的heart发射出的Kara马子!Oh my lovely fans!~跟着我一起Kara马子GOGOGO!!欧耶~”空松的墨镜随着彩色美瞳一起闪出了光泽。
一松二话不说冲上前把空松揍了一顿。
松野空松,failed。
“my 一松的爱……还是一如既往的深。”空松负伤。

“嗯……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当队长啦,只有在F6里好好做一个为大家带来欢笑的偶像就好了嘛,我不会参与各位前辈的战争的。”椴松优秀的发完言后,安静地坐下了。
“太感人了。”轻松拭泪,“就你了!”
“蛤?!!!轻酱你不能这样啊,这都是这个腹黑一年生的一面之词啊喂!!”
“啊——被看破了呢,不过的确是可爱的我比较适合当队长吧~~”
“不不不是我哥哥我啊!!!”
“no no no,我才是。”
一片嘈杂声响起,三个人争得不相上下。
“要不……”十四松突然说话,其余无人都安静了下来,“你们石头剪刀布吧!”
六个人互相对视了一下,似乎默许了这种方法,空松,椴松和小松郑重的伸出手。

“耶!!哥哥我赢了!!”小松对着自己出的剪刀手傻笑。
“既然都这么定下来了,那就由哥哥我带领大家开始练习吧!”
小松率先朝着地下舞蹈室走去。
“这样就很好啊。”轻松看着小松的背影,“走吧,该练习了。”
——————TBC——————
感觉有那么一丝短_(√ ζ ε:)_
然后就画渣想画画看六子的Snow Halation的演出服(我觉得我不行)

Love Live!阿松!(12)

十二、爱情的力量
“totti totti,新歌发来了,是空松和一松的合唱!”十四松用袖子下的手操作着鼠标。
“诶?十四松听过了吗?”椴松看着电脑上名为Snow halation的音频文件,好奇起了这是什么样的歌。
“还没有哦,因为想和totti一起听!”
两人各戴了一边的耳机,充满爱的歌流入了两人的耳朵。
“真是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啊~”椴松摘下耳机,“明明一看就是没有女朋友的样子啊,怎么突然就写这样的歌了呢。”
“轻松会不会趁我们不在偷偷去谈恋爱了啊。”十四松大胆猜测。
“不可能吧,那深山老林,除了野兽也就只有小松了……”椴松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卧槽……不会吧……不不不不不可能……F6的cp只能有我和十四松……”
椴松展开了奇怪的妄想,抓起外套穿上就往印象中树屋的地方跑去。
“totti!我也要去!hasuruhasuru!”十四松追了上去。

“嘘……小声点……”
两人到了树屋,此时正在附近一棵树上偷窥树屋里面。
“这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啊……”椴松只看见小松的背影。
“totti,要不要再近一点?”
“我觉得可以。”
十四松和椴松到了贴近窗户的那根树干上,强势开始了围观。
“轻酱轻酱~曲子发过来了哦,一起听吧~”小松把耳机给轻松带上。
“还不错诶。”轻松有些开心。
“那当然啦,这可是我们轻酱的填词!配的曲子肯定也是超棒的啊~”
两人在树屋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有说有笑的交流着,小松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宠溺,轻松的脸上显出羞涩的红晕。
这尼玛不是在谈恋爱还能是什么!!!
“不得了了……”椴松拿出手机拍了照片。
“卡擦。”清脆的拍照声从椴松的手机里穿了出来,小松看向窗外。
——————
“我说你们不好好编舞来这干啥啊,那么广阔的练习室不好吗?”小松为二人世界被破坏而不满。
“不不不这句话该我问吧!!你们不好好作词搞什么基啊!!”
“搞……搞基……我才没有在和小松搞基!”
“我和totti都看到了哦!轻松和小松在搞基!”
“十四松说得对,你们在搞基!”
“嗨呀。”小松一把搂住轻松,“我和轻酱是在恋爱啊,有什么问题吗。”
十四松和椴松瞪大眼睛震惊的对望了一眼。
“我的天轻松你居然会和他在一起。”椴松可爱的瞪大了眼睛。
“收起你那人畜无害的表情吧totti!还有什么叫我这样的人啊,哥哥我可是很优秀的啊。”小松嫌弃的看着椴松,“倒是你啊,怎么会跟这个,只知道棒球的二撒叽谈恋爱啊喂。”
“十四松可是超级棒的好吗!哪像你啊什么都不会。”
“要不是我跟我的轻酱表白能有这么棒的Snow Halation?!”
“总之!轻松学长还是请不要被小松这种人的虚情假意所蒙骗了!”椴松刻意的用了敬语。
“小松他……应该是真心的吧……大概。”轻松说着说着有些心虚。
“轻酱我当然是真心的~~”小松紧紧抱住轻松就要亲上去的样子。
“你你你走开啊喂!”轻松的脸一下子红了,用力想把小松推开。
“轻酱还真害羞呢~”小松坏笑着靠近轻松耳边,“那就等他们走了我们再来……做吧。”
“混蛋小松你在想什么啊!!!”轻松拿起十四松随身携带的棒球朝小松扔了过去。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 做 之类的词呢。”椴松抓住了关键。
“啊哈哈,轻松是下面那个吗。”十四松天真发言。
“你才是呢!!!”
——————
可怜的十四松和椴松就这样被喂了一天的狗粮。
“明明我和十四松也在交往啊,为什么只有你们给我们发狗粮。”椴松不满的看着眼前腻歪的两个人。
“totti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的哦!”十四松一把抱住了椴松。
“年轻人的恋爱还真是单纯啊。”小松不屑的看着这低端的秀恩爱,“你说是吧,轻酱~”
“是个皮皮虾!”
“这么不恩爱真的有在交往吗?轻松怕不是被逼的吧。”
“这种事还是得轻松来说吧!”十四松一语道破机关。
“嗯,有道理。那么请问松野轻松先生,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和这位不知名男子在一起的呢?”椴松用树屋里的香蕉假装话筒。
“就……那个……喜……”轻松不自在的左顾右盼着。
“就是喜欢这个混蛋啦!!”轻松深吸一口气喊了出来。
“OK录音完成~”椴松腹黑一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了录音的停止键。
“totti干的漂亮!”
十四松和椴松激情接了次掌。
“啊——好开心,轻酱终于公开对我的爱了,哥哥我好开心(^з^)-☆”小松整个人挂在轻松身上,不停散发出恋爱的光芒。
“话说totti啊,你们不编舞了吗?作词作曲可是都超快的完成了哦。”小松突然想起了什么。
“嗯?舞蹈我早就想好了哦?大概在放假前?”椴松拿出自己记灵感的笔记,“这套舞蹈只要稍微改一改就可以用了。”
“那么随便的吗?!”轻松日常吐槽。
“totti的编舞适用于任何曲风哦!”十四松日常夸赞椴松。
椴松配着音乐当成跳了一遍,的确是可以相衬的舞蹈,稍作修改后也就定下来了。
分别了一周不到,竟然就完成了一首曲子,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TBC————

Love Live!阿松!(11)

-大概就是一个成为偶像参加Love Live的故事
-学生设定,非兄弟设定
-小学生文笔_(:з」∠)_
-部分剧情参照LL和LLSS
-ooc有
-cp色速末











十一、来自轻酱充满爱的填词
“wow,是来自轻松的填词呢。”空松一大早就收到了轻松寄来的快递,“他还真是努力呢。”
“既然有填词了……那么,就进入我的music world吧!!”
轻松昨夜初尝恋爱的滋味,灵感也瞬间爆发,写了一首略带悲伤的小情歌,据说他被小松夸赞后脸很红,巨红,非常红。
然后小松表示,果然就是喜欢这样可爱的轻酱。
空松看词的表情渐渐扭曲。
哇,轻松去了趟forest跟变了个人似的,这充满恋爱酸臭味的words是什么鬼,发生了什么,树屋里难道有他喜欢的爱抖露吗?!
一松还在睡,空松为了不吵到他,独自跑到了外面弹吉他。
“悲伤却又有恋爱的酸臭味。”空松推了推墨镜,“真是个多愁善感的boy啊轻松!就让我来为他作上来自天堂与地狱的爱的协奏曲吧!!”
空松弹着琴,直至入迷,以至于一松的出现他都没有察觉到。
“臭松。”
“oh my一松!”空松吓了一跳,“你醒了吗?轻松发来了word哦,来听听我刚作的曲吗?干脆唱唱看吧,me想听一松唱歌了呢!my一松的beautiful的歌声☆”
空松给一松看了轻松的填词。
“轻松他……难道恋爱了?”一松有些震惊。
“好像是这样呢,曾经携手同心brother,如今却已有佳人。”空松日常痛了起来。
“空松对恋爱是怎么看的啊。”
“蛤?”
“空松……想恋爱吗?”
“这个问题啊……”空松仔细思考着怎么说才不会让一松一个生气把他neng死。
“首先得有个空松girl或者boy吧。”
“果然你也是基佬啊。”一松把词放回谱架上。
“诶?”
“没什么。”一松抱起在地上乱跑的猫,“我进去了。”
空松在门口弹唱起来。
『当这悲伤心情渐渐出现』
『不能放下 取名叫做Snow halation』
『飘散雪花代表我的思念』
『不想等待』
『尽管只是 纯情的喜欢』
“一松……对我也有这样的感情吗。”
“话说轻松大夏天的还能写出Snow Halation……真厉害啊。”

空松一边唱一边加以修改,到了第二天清晨,曲子基本上完成了。
“臭松。”一松不知何时走了出来,“进去……一起唱吧。”
“好的好的my一松!!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哦!”
“别废话!”
一松拿着记录的词,示意轻松开始播放做好的伴奏。
『现在的心情 真是不可思议』
『好像从天空飘落融入雪花里』
『随着洁白的精灵和你的气息』
『心中悸动无法再停止』
『从那天起』
『我们的初次相遇』
『无法停止的歌声』
『内心深处的旋律』
『只想为你唱无法停止』
『为 何』
……
……
一曲毕,一松不起一丝波澜的表情中仿佛多了一丝赞赏。
“怎么样怎么样?”
“嗯……喜欢空松……”一松突然停顿了一下。
“什么?!”
“……的作曲……很棒。”一松转头不让空松发现自己说错话而有些红的脸,“睡觉吧臭松。”
“……好。”
——————TBC——————
这次填词用了一年多前填的Snow halation的中填!!渣填轻喷x开学了感觉都没时间了QAQ还好困QAW

Love Live!阿松!(10)

-大概就是一个成为偶像参加Love Live的故事
-学生设定,非兄弟设定
-小学生文笔_(:з」∠)_
-部分剧情参照LL和LLSS
-ooc有
-cp色速末














十、小松的心意
“一起成为偶像吧!!”
啊——又梦到这句话了。
轻松从睡梦中醒来,四下很安静,自己作得词的草稿散落在树屋的地上,头还有点晕。
轻松尝试着回忆了一下,大概是因为作词没灵感,小松拉着他就开始喝酒谈心,说了什么忘了,只知道自己大概率喝醉了,然后睡着了。
而肇事者小松正趴在桌上睡着。
“喂,小松。”轻松走到桌前叫他。
“啊……轻酱在叫我诶……”小松微张开眼睛,“好开心……”
“你说什么呢,还有要睡到床上去睡啊。”轻松伸手想把小松拉起来,却被对方反拉一把,轻松一个没站稳倒在了小松身上。
“你干什么啊喂!很危险的啊!”轻松想站起来,却被小松按了回来。
“轻酱抱起来好舒服……”
“混蛋你快放开我。”轻松挣扎着,“你这个人怎么醉了以后那么gay啊!!”
“轻松。”小松突然正经。
“轻松轻松轻松……”小松开始念经一般念着轻松的名字。
“干什么啊……!”
“我喜欢你,轻松。”
“……喜欢轻松对偶像的执着。”
“喜欢轻松很厉害的填词。”
“喜欢轻松的吐槽……”
“喜欢……喜欢睡着的可爱的轻酱。”
小松猛地坐起来把轻松压在了桌子上,轻松听着这深情告白愣了半天,这么一压也才反应过来,挣扎着想起来。
“小松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什么萌妹子了啊!!快点给我起来啊喂!”轻松强行使力推开小松,站起来揉着被桌子硌得发疼的后背。
“哥哥我当然知道你是轻松啊!!”小松提高音量,“我怎么可能对别人说出喜欢这种话啊!!!”
轻松作不出回答,小松向他走过来时他也只能一步步后退,最终还是只能被小松强行壁咚。
小松撩起轻松的刘海,轻轻的在对方额头上落下一吻。

“跟我在一起……轻松。”小松的表情有些阴沉。

“小松我……”

小松低着头,抬起头后又再一次恢复到自己的招牌笑容。“轻酱会慢慢喜欢上我的对吧,哥哥我可是超有魅力的啊。”
轻松经常梦到小松邀请自己成为偶像时小松兴奋的笑容,也梦到过第一次表演时,小松面对观众激动的表情。也有一些不切实际的事,譬如小松笑着,夸奖他作的词。

“为什么要露出笑容啊,告白疑似失败该伤心吧……明明只是混蛋小松嘛……”
“而我却,”轻松看着小松的眼睛,“最喜欢你笑的样子了啊。”

“轻酱也喜欢我!!”小松被轻松突如其来的接受告白搞的甚至有些精神失常。
“都说了别那么叫我!”轻松红着脸偏过头,小松一把抱住轻松。
“啊——我还在想你不答应该怎么办。”
“这样傲娇的轻酱我也超喜欢。”
——————TBC——————
轻松接受表白的理由想了半天(ノ_・。)
所以oso不笑轻松就不会接受是嘛233333

Love Live!阿松!(9)

-大概就是一个成为偶像参加Love Live的故事
-学生设定,非兄弟设定
-小学生文笔_(:з」∠)_
-部分剧情参照LL和LLSS
-ooc有
-cp色速末





九、果然还是按cp分开吧
暑期集训过去了一个星期,F6发现了问题。
词,作不出。
曲,没有词,作不出。
舞蹈,没有曲,编不出。
服装,曲风未定,不敢乱搞。
“这样下去不行吧?大家这两个月的假期除了玩就什么都没干了吧?!”轻松在饭桌上开批斗大会。
“说到底都是因为轻酱你没有作词啊。”小松心不在焉的吃着玛丽苏七彩霓虹早饭(别问我这是什么)。
“没有轻松的word,我的music也无法衍生。”空松眼中的七彩美瞳散发着光芒。
“没有曲子我和十四松也没法编舞和做衣服哦?”椴松今天的手机壳也是七彩的。
“所以你们怪我咯??!还有为什么你们今天的颜色都很奇怪啊!!”
“以前十四松在棒球社的时候,有个部员说看到彩色的东西会有动力和灵感哦!所以今天是七彩masuru!”
“啊——超麻烦的……不如快解散吧。”一松黑着脸看着轻松。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轻松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们要不要分开几天?”
“蛤?”情窦初开的小松听到疑似要和轻松分开有点激动。
“我家在附近的森林里有个树屋,我觉得那里不错,能找到很好的作曲灵感。”
“那你一个人去吗?”小松追问,轻松看了看小松渴♂望的脸,马上又把头转了回来,回答:“……混蛋小松就跟我一起吧,他跟着你们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我词作好也好让他送过来……”
小松暗自高兴。
“十四松……和椴松还是在一起吧……也是野外,你们会喜欢哪里的。”轻松给了十四松和椴松一个地址。
“最后唯一有乐器的别墅就交给空松了。”
“那一松要干什么呢?”椴松突然提问。
“诶……我只用呆在这里就可以了吧……”
“可是空松的作曲可是需要心无杂念的哦?一松…不如跟我们一起吧,看看我们的舞蹈~?”
“my一松可是安静的cute cat哦。”空松将手肘撑在一松肩膀上,“绝对不会给我造成麻烦的。”
“臭松快把你的手拿开……!”一松对空松来了一发肘击。
“呃啊!……这也是my一松对我的爱吗?”
“好了好了,一松和空松一起负责作曲就好。”轻松组织纪律,“现在计划立刻执行!!小松我们走。”
“来了来了!……轻酱其实很想哥哥我陪的吧?一个人作词超寂寞的啊……”小松的声音越来越远。
“真是有趣的集训呢~”椴松拉住十四松的手,一起向纸条上的地址走去。

“my一松也跟我回琴房吧,来到我的music world!”空松往琴房走去。
“空松!”一松突然叫住空松。
“怎么了?”
“我……”一松低着头,看着怀里的猫。
“嗯?my一松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空松朝一松的方向走去。
空松渐渐靠近一松,一松有点慌乱。
“别过来啊臭松!”一松匆忙后退。
空松有点懵逼的站在原地。
“那个……”一松还是支支吾吾的。
“一松,”一松听到对方叫自己名字,下意识的抬头,对上了空松的笑颜,“回琴房了。”
一松没有再说话,安静的跟着空松走了。

果然还是……说不出口啊……即使只有我们两个也不行吗……
一松想着。

my一松……刚想说什么呢……难道是告白?!?!啊nonono……my一松怎么会喜欢我……如果他真的告白我该怎么回答呢?
阿恩我也喜欢你还是啊啊既然my一松这么喜欢我我就跟你交往吧……
等等我在想什么……!只要我爱着my一松就可以了吧!……
空松表面平静,其实内心早已谎成老狗。

“一松……我会等你说出那句话的。”
——————TBC——————
(ノ_・。)作业做不完了呀

Love Live!阿松!(8)

-大概就是一个成为偶像参加Love Live的故事
-学生设定,非兄弟设定
-小学生文笔_(:з」∠)_
-部分剧情参照LL和LLSS
-ooc有
-cp色速末









八、前辈禁止!
直到很晚,小松还是没有睡着,最后还是选择了面对着轻松。
“轻酱……”
他开始用那个无数次被吐槽恶心的称呼小声叫着轻松,轻松看样子睡的很熟,呼吸平稳,甚至动都不动一下,像个熟睡的小孩一样乖巧。
“轻酱……好可爱……”
小松被自己基佬一般的想法震惊了……
小松一开始觉得,轻松就是个很会吐槽的普通偶像宅,梦到跟他搞基什么的奇怪的很,然而现在他却无法否认自己那微微心动的感觉。

哥哥我难道不是喜欢萌妹子的吗……
可是轻酱好可爱啊……

小松对轻松的感情突然有点无法控制,他贪婪的盯着面前轻松的脸,手也不安分的搂住了轻松的腰。

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小松这么想着,然后睡着了。
然后这糟糕的姿势就维持到了第二天早上,空松来叫他们起床时。

“!wow wow wow,这样真的ok吗。”
“小松and轻松,该get up了哦!”
轻松睁开眼睛想爬起来,却感觉自己被什么束缚住了。
“小松你!快放开啊!!”
轻松想掰开小松搂住他的手,小松感到这骚动也醒来,在他意识到自己昨天是如何睡着的时候。。
“喂你别发愣啊快放开!”
小松松开了手,轻松的脸有点红。
“真是……莫名其妙。”轻松穿上衣服,去了厕所洗漱。

“副会长,哥哥我跟你说点事。”
“oh不用那么拘束,叫我空松就好。”
“嗯……空松。”
“这样就对了嘛,那么是有什么事情want跟me讲呢?”
“我好像喜欢上轻松了。”
“哦哦~这样啊……等等你like轻松?”
“是啊,喜欢上了。”
“啊~这也是destiny啊!me会支持你们的!加油。”
空松说完就跑向了餐厅。
“……果然还是会吓到人吗。”小松揉了揉他炸毛的头发,“嘛,不管了,吃饭去。”
————————
小松提议晚上六个人一起在大堂打地铺睡觉,最上说着增进感情,有更多作新曲的灵感,其实是想避免和轻松的同床共枕。
轻松找出需要的部件,六个人一起铺好,然后再各自选择想要的位子。
一松率先选了最边上的,空松立刻就挨着他坐下了,小松也是没控制住和轻松挨在了一起,倒是强行分开了十四松和椴松。
椴松无奈的吐槽了句一群单身狗不让他和十四松睡一起之类的话后,选择了小松和空松中间的位置,十四松在另一边躺下了。
“那么大家晚安。”轻松按下了灯的开关,盖上了被子。
——————
“空松,睡了吗。”小松打算找空松聊聊他的感情之事,回应他的却是一松的声音。
“已经开始直呼名字了吗。”
“诶诶,小松学长那么厉害。”
“很普通啊!你们也叫我小松就可以了。”
“啊,那也就叫我轻松吧。”
“好啊,小松,轻松~hasuruhasuru,masurumasuru!”
灯被打开,众人闹腾了起来。
只有一松早就默默的睡着了。。

“我说,来枕头大战吧!!”小松提了一个成熟的建议,成熟的众人自然是同意了。
空松首发,一枕头飞向状况外的轻松,轻松被击中,捡起枕头扔向小松,小松灵巧的避开并用自己的枕头对椴松发起了进攻,十四松飞快赶来替椴松档下了攻击反手一枕头扔向空松……
枕头在空中乱飞着,最后不知谁的枕头,砸中了熟睡中的一松。
“……我说你们。”一松身上散发出黑暗的气息。
“啊啊一松!大家正在玩枕头大战哦……you想玩的话也可以……呃啊!!”空松被一松的枕头击倒。
“我们是来集训的吧……”一松捡起空松的枕头,朝着某个方向扔出,椴松阵亡。
“明天还要早起晨练的吧……”一松接住十四松扔过来的枕头,反手把十四松干掉了。
“不参加Love Live,就没法拯救学校了吧……”一松用沾染空松献血(bu)的枕头击杀了轻松。
“轻酱!!!”小松作悲痛状,抄起枕头就要和一松决一死战,“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轻酱!!!”然后他就被一松击飞了。
“啊啊啊啊ichi ma酱你冷静!!”小松艰难的爬了起来,“我会好好练习的,绝对会!!”
“你说的话可信吗小松?!”
“当当当当然了ichi ma酱!!QAQ”
“话说会长也不介意我们这些后辈直呼其名吗~~”椴松找到了破绽。
“啊……那个……”一松不知道该说什么。
空松突然站起来:“当然可以直接叫my一松的名字了。”
“对吧,一松?”
“既然臭松都这么说了…………”一松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嗨呀差点就被你干掉了呢ichi ma酱。”小松用手指搓了搓鼻尖。
“好了everybody~~该睡觉了哦,my一松已经困了。”空松再次关上灯,回到自己的床位上,凑到准备重新睡下的一松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晚安,我的一松。”
“……宰了你哦。”一松嘴上这么说,却又红着脸把视线转向另一边,等空松再次躺下才超小声的补了一句,“……晚安。”
————TBC————

嗨呀搞基写起来就是开心!我跟你们讲我连色松怎么告白都想好了。但是中间还有好多过程。